先不说当年他抛弃了姑姑和还在襁褓里的璃儿,就凭他现在这么畏畏缩缩,一点儿也不像个男人的模样,换做是他,也肯定是不愿意承认的。

心里虽然不停地吐槽着,可慕容琪睿的面上却一点儿都没有表现出来,他的脸上依旧微微笑着,可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他这笑只不过是出自礼貌而已。

“宫主,既然您都这么说了,那我也不关子了。我这次来,是想要为一个人赎身。”

蓝昊炎虽然猜到了不好男色的镇北王世子突然上这寐南宫来,定然是来办正事来了。

可是他却万万没想到,他是来为人赎身的。可是,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寐南宫里哪个小倌儿与镇北王世子交好啊?

而且,按理来说,他从不曾来过寐南宫,自然也不认识任何一个小倌儿,这怎么?

蓝昊炎心里惊了惊,眉头也下意识的就微皱了一下。不过,这些惊诧的情绪却不过眨眼间就被他掩饰掉了,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。

他脸色平静,嘴角也挂着笑容,看着慕容琪睿的脸轻轻的问道:“不知道世子想要为谁赎身呢?”

慕容琪睿子也同样淡淡的笑了笑,却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徐徐说道:“不知道宫主是否答应我这个请求?”

说着请求,可坐的笔直的慕容琪睿哪里有一丝求人的感觉。而且反而甚至还有一些强迫别人的感觉。

因为即使屋子里的那个穿黑色衣服的人,从始至终都一直静静地站在一旁,一个字都没有说过,甚至连眼睛都没有抬过。可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场,却让屋子里的气氛显的异常压抑。

当然,这只是蓝昊炎一个人的感觉而已,慕容琪睿是那个黑衣人的主子,何况还是镇北王世子,什么人没见过,又怎么了可能被自己的侍从的气势吓到了。

听着慕容琪睿的话,蓝昊炎自然也明白了,要是他今天不事先答应的话,他肯定是不愿意把到底要为何人赎身告诉他的。

而且,其实,今天既然世子都亲自上门了,不管他到底要为何人赎身,他肯定也是不能拒绝的。

于是,蓝昊炎想了想,索性也就点头同意了。

“世子,您要为我宫的人赎身,那就是他的福气,也是我们的福气,我怎么可能拒绝呢!”

说完,蓝昊炎还伸出手端起茶壶将慕容琪睿眼前的茶杯倒满了。

“既然宫主能这么想,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。那我也就不再用瞒你了,我今日想要为其赎身的人就是晗昱,不知道宫主意下如何。”

一听到慕容琪睿嘴巴里吐出晗昱两字,蓝昊炎的身体不由的晃了晃,不过由于很快,所以对方就没有发现。

可是,虽然此刻蓝昊炎的脸上依旧如刚才一晚上平静,而且嘴角还挂着笑容。可是你若仔细看的话,就会发现那笑容是已经僵在了脸上的。

而此刻他的心底,也早已经波涛汹涌了。

自从当年那件事后,蓝昊炎就知道晗昱在璃儿的心里很重要。而且以她唤他晗昱哥哥来看,她肯定是把它当做哥哥了。


状态提示:第468章 我要赎人
全部章节阅读完毕,请试读《神医弃女》《报告陆总,夫人到》《老婆快对我负责
回到顶部